首页 / 世界 / 正文

共和党人对科罗拉多州将特朗普从选票中移除的裁决有何反应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2024-05-29 20:47  浏览次数:7 来源:本站编辑    

科罗拉多州最高法院星期二晚上决定取消前总统川普2024年参加该州总统初选的资格,这一裁决肯定会受到美国最高法院的审查。此举已经在各党派引起强烈反应。

民主党人确认了这一决定。

特朗普第一次弹劾审判的主要弹劾负责人、加州参议员候选人亚当·希夫(Adam Schiff)在推特上写道:“科罗拉多州最高法院刚刚裁定,根据第14修正案,唐纳德·特朗普不具备投票资格,也不具备担任公职的资格。煽动暴动的责任。是时候了。”

加州民主党众议员刘云平(Ted Lieu)在特朗普第二次弹劾审判期间担任弹劾经理,他也发推文说:“(作为)弹劾经理,我很清楚,有证据表明特朗普在1月6日呼吁并煽动了暴徒。”

科罗拉多州民主党众议员杰森·克罗发推文说:“科罗拉多州最高法院是对的。宪法保护选举权,禁止候选人滥用选举程序或参与叛乱。唐纳德·特朗普两样都做了。”

与此同时,特朗普、他的盟友和共和党同僚毫不意外地抨击了这一决定。

特朗普的竞选团队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不出所料,由民主党人任命的科罗拉多州最高法院做出了不利于特朗普总统的裁决,支持索罗斯资助的一个左翼组织的计划,即通过将特朗普总统的名字从选票上删除,并剥夺科罗拉多州选民投票给自己选择的候选人的权利,从而代表骗子乔·拜登干涉选举。”民主党领导人对特朗普总统在民意调查中不断扩大的领先优势感到偏执。他们已经对拜登失败的总统任期失去了信心,现在正在尽一切努力阻止美国选民明年11月把他们赶出白宫。科罗拉多州最高法院今晚发布了一个完全有缺陷的决定,我们将迅速向美国最高法院提出上诉,并同时要求暂停执行这一极不民主的决定。我们有充分的信心,美国最高法院将迅速做出有利于我们的裁决,最终结束这些非美国的诉讼。”

“让美国再次伟大”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表示:“今天科罗拉多州最高法院的裁决不仅仅是对唐纳德·特朗普总统的政治攻击——这是对共和党的攻击,也是对美国结构的攻击。所有人,包括与唐纳德·特朗普竞争共和党提名的共和党人,甚至是乔·拜登总统,都必须迅速公开反对这一违宪裁决,并支持公平和诚实的选举。”

甚至一位外国领导人也加入了进来。萨尔瓦多总统纳伊布·布克尔(Nayib bukele)——因其独裁领导而臭名昭著——在X上发帖称:“美国已经失去了向任何其他国家讲授‘民主’的能力。”

其他共和党总统候选人

前美国驻联合国大使、目前在共和党初选中仅次于特朗普的主要竞争者尼基·黑利(Nikki Haley)在爱荷华州的一次竞选活动中告诉记者:“我要告诉你们,我认为唐纳德·特朗普不需要当总统。我觉得我需要当总统。我认为这对国家有好处,但我会光明正大地打败他。我们不需要法官来做这些决定,我们需要选民来做这些决定。”

佛罗里达州州长罗恩·德桑蒂斯(Ron DeSantis)在X上发帖称:“左派用‘民主’来为自己使用权力辩护,即使这意味着滥用司法权,以虚假的法律依据将候选人从选票中除名。SCOTUS应该撤销。”

新泽西州前州长克里斯·克里斯蒂(Chris Christie)一直直言不讳地反对特朗普是否适合连任,他在新罕布什尔州贝德福德的一个市政厅对支持者说:“我不能对这份意见本身发表评论,因为我想先看看它。”但我要说的是:我认为唐纳德·特朗普不应该被任何法院阻止成为美国总统。我认为这个国家的选民应该阻止他成为美国总统。”

克里斯蒂解释了他的理由,他说:“他必须煽动叛乱,成为叛乱的一部分,才能被排除在外。他没有因此受到审判。正如你们所知,我对此有强烈的感受,我也有强烈的感受,这个国家的人民应该在权利被剥夺之前接受审判,应该在权利被剥夺之前由他们的同伴组成的陪审团做出决定。所以我知道,对于那些听我谈论唐纳德·特朗普的人来说,这可能是违反直觉的,但我希望这能向你证明,我并不讨厌他。我不喜欢。我只是觉得他的所作所为大错特错,他不配得到我们选民给予他的再次领导我们的权利。但就法院的决定而言,我认为这可能为时过早,而且我认为如果人们的选择被剥夺,这将在这个国家引起很多愤怒。我宁愿让他们做出这样的选择:他不配得到这份工作,而不是让法庭把这份工作从他们手中夺走。”

维韦克·拉马斯瓦米(Vivek Ramaswamy)曾是一名生物技术企业家,后来成为民粹主义政治新手,以他认为建制派政客可能会觉得古怪的尖锐立场而闻名。他在X上发布了一段视频,称科罗拉多州的裁决是对宪法第14修正案的“堕落”。“这是一项条款,第3条,旨在禁止南方联盟成员,那些转而加入南方联盟的人,真正能够服役。至少可以这么说,这和我们现在讨论的问题很不一样。这是我们国家赖以建立的基本原则的空壳:‘我们人民’选择我们的领导人,而不是那些在宫殿大厅后面未经选举的精英阶层,”他说。

拉马斯瓦米随后表示,他将退出科罗拉多州共和党的初选投票,“除非特朗普的名字被恢复”,他呼吁其他初选候选人也这样做,以免他们成为“安全国家试图关闭特朗普的同谋”。

他说:“我认为共和党人应该挺身而出,为我们国家的未来挺起胸膛。”“是的,像我这样参加竞选的其他共和党人更容易说,‘嘿,如果特朗普出局,我们就有机会了。毫无疑问,其他候选人可能在私下里与他们的企业赞助商一起庆祝。这样做是不对的。”

Trumpworld

特朗普最亲密的盟友有一个共同的说法:科罗拉多州的决定代表了民主党对民主的攻击。

特朗普45岁的长子小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 Jr.)在X上发帖称:“对民主来说,没有比今天的民主党更大的威胁了。“以民主的名义摧毁民主”今天的美国共产党(以前是民主主义者)。

特朗普39岁的儿子埃里克·特朗普也在X上评论说:“我们不要担心民主或美国人民的意愿……如果你赢不了,那就作弊……这是不美国的,是现代民主党的典型剧本。”

特朗普最亲密的顾问之一斯蒂芬·米勒(Stephen Miller)在X上发帖称:“大规模审查。情报政变。囚禁异见人士。选举的干扰。现在,把特朗普从选票上除名。民主党已经向民主宣战。”

米勒在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说:“12月19日将被载入史册。”

特朗普2016年竞选团队首席发言人、2024年竞选团队高级顾问杰森·米勒(Jason Miller)在twitter上发帖称:“拜登。攻击。民主。科罗拉多州的裁决与特朗普总统今天领先乔·拜登有直接联系。看到民主党人为了赢得选举而诉诸剥夺数百万美国人公民权的法律战,真是令人震惊。”

特朗普的前新闻秘书肖恩·斯派塞(Sean Spicer)表示:“对民主的威胁?一个政党取消了初选以防止异议,另一个政党正在努力阻止其政治对手参加投票。”

曾担任特朗普私人律师的前纽约市市长鲁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最近因在2020年大选期间散布谎言而被法院责令支付1.48亿美元的赔偿金,他在X上发文称:“科罗拉多州最高法院的裁决是对民主的直接攻击。这些民主党法官正在进一步摧毁公众对我们司法系统的信心。最高法院必须迅速采取行动,因为这对美国来说将是灾难性的。”

特朗普的前住房和城市发展部长本•卡森(Ben Carson)表示:“科罗拉多州决定将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从选票中除名,剥夺了该州人民的选举权。一个大到可以给你一切的政府,也大到可以剥夺你选择总统的权利。但我们人民不会允许。我支持我的朋友唐纳德·J·特朗普总统!”

共和党全国委员会(Republican National Committee)主席罗纳·麦克丹尼尔(Ronna McDaniel)在twitter上写道:“干预选举。这项不负责任的裁决将被上诉到美国最高法院,我们的法律团队期待着帮助争取胜利。共和党候选人将由共和党选民决定,而不是由党派的州法院决定。”

曾任特朗普代理幕僚长、前管理和预算办公室(Office of Management and Budget)主任的米克·马尔瓦尼(Mick Mulvaney)说:“左派被特朗普精神错乱综合症蒙蔽了双眼,他们没有意识到这对他有多大帮助。”

右翼评论家

保守派电台主持人、经常为《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和福克斯新闻(Fox News)投稿的休·休伊特(Hugh Hewitt)批评了法院的裁决,他在X上发帖称:“科罗拉多州最高法院以4比3的投票结果羞辱了自己和该州。最高法院应该迅速采取行动,扭转这种愚蠢的局面。各级法院的政治化严重损害法治。这应该是一个9比0的逆转,而且应该很快。”

被称为“特朗普最喜欢的记者”的前“一个美国新闻网”白宫首席记者夏奈尔·里奥(Chanel Rion)在X上发文称:“这只是他们阻止特朗普的开始。”她因宣传有关2020年大选结果的谎言而解决了多起诽谤诉讼。通过将特朗普从选票上除名,科罗拉多州的四名法官刚刚决定,不能相信美国能独立思考。如果我们解释一下上午14点。按照这些法官的做法,我们可以说他们违反了14号的规定。并应立即提交辞呈。但他们不会。宪法并没有说他们特朗普疯狂的大脑认为它说的是什么。他们知道这一点。他们只是希望你不会注意到。”

民意调查专家弗兰克·伦茨(Frank Luntz)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并对X做出了预测:“科罗拉多州刚刚证明了特朗普的理论是正确的,他是政治迫害的受害者。他的民调支持率不会下降。相反,它们会上升。”

youtube用户、政治评论员本尼·约翰逊(Benny Johnson)曾因抄袭而被Buzzfeed的政治部门解雇,他在X上发帖说:“他们弹劾了特朗普两次。起诉他四次。控告他91次。现在他们正试图将他从选票中除名。尽管如此,特朗普的民调数字目前是他政治生涯中最高的。除了摧毁民主本身,深层政府无法阻止这个人。这个人势不可挡。”

国会共和党成员

越来越多的共和党众议员和参议员也表达了类似的愤怒情绪。这里有几个例子:

众议院议长迈克·约翰逊(lal -04):“今天的裁决试图取消特朗普总统在科罗拉多州的投票资格,这只不过是一种毫不掩饰的党派攻击。无论政治派别如何,每个登记投票的公民都不应被剥夺支持我们的前总统和在共和党初选的每次民意调查中处于领先地位的个人的权利。我们相信美国最高法院会放弃这个鲁莽的决定,让美国人民来决定下一任美国总统。”

科罗拉多州众议员劳伦·伯特(Lauren Boebert):“这是极端的司法激进主义,旨在压制数十万科罗拉多人的投票和声音,这是绝对不可接受的。我相信美国最高法院会纠正这个可怕的决定,这样科罗拉多人就有权利投票给我们的第45任和第47任总统唐纳德·j·特朗普。我们将与之斗争到底!”

众议员罗尼·杰克逊(德克萨斯州13票):“难以置信!这就是这个国家最后的日子!!党派之争的科罗拉多州最高法院所做的是腐败、无耻和非美国的!!他们知道他们无法击败特朗普,所以他们操纵选举。这经不起考验!我们会打败他们的!特朗普会回到白宫的!!”

佛罗里达州参议员里克·斯科特(Rick Scott):“这太疯狂了。在美国,我们不允许政治黑客因为“敌人”不同意自己的观点就把他们踢出选票。如果这是激进的民主党人选择的将法院武器化以对抗保守派的道路,那么我们就比古巴和古巴的社会主义政权好不到哪里去。”

佛罗里达州参议员马尔科·卢比奥(Marco Rubio):“美国已经对其他国家实施了制裁,因为它们恰恰做了科罗拉多州最高法院今天所做的事情。”

众议员马特·盖兹(佛罗里达州):“民主党人试图囚禁他们的主要政治对手,现在显然已经成功地将他从选票中剔除。这就是独裁者的所作所为。我相信,美国最高法院不会允许这一令人震惊的裁决继续存在。美国人民将决定他们的下一任总统,而不是科罗拉多州的激进法官。”

众议员Anna Paulina Luna(佛罗里达州-13):“美国最高法院将会有一天的时间来驳斥这个意见。”

众议员格雷格·斯图布(Gregg Steube):“就连杰克·史密斯都没有指控特朗普造反。然而,科罗拉多州的4名自由派法官想告诉该州的每一位选民投票给乔·拜登。他们甚至不希望科罗拉多州的选民有选择候选人的权利。那不是民主共和国,那是香蕉共和国。”

参议员埃里克·施密特(犹他州):“民主威胁™️人群害怕选民真的投票给他们喜欢的候选人。这是一个玩笑,会再次适得其反。”

共和党众议员吉姆·班克斯(Jim Banks):“他们将尽一切努力阻止唐纳德·特朗普再次当选总统。真的没有什么让我感到惊讶了。但这行不通。它只会让我们这些知道美国值得为之奋斗的人更有勇气,唐纳德·特朗普是我们需要回到白宫拯救美国的战士。来吧!”

声明:本站信息均由用户注册后自行发布,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侵权请告知,立即做删除处理。
违法不良信息举报邮箱:rally510@qq.com
蜀ICP备19013318号